南方日報訊 (見習記者/曹菲 記者/梁文悅)“法人已經兩個月沒有給老師發工資並且股東帶走了所有資金……學校已無法維持運作。”這一由天河區旭日教育培訓中心員工發出的通知在10月4日如炸彈般砸向家長,擾亂了他們假期的愉快心情。截至8日,事件仍未解決,原本在旭日教育培訓中心托管的120多名學生面臨放學後無處可去的難題。
  法人稱股東攜款潛逃了
  據旭日教育培訓中心陳老師介紹,9月25日是公司發放8月份工資的日子,但25名老師至今未收到相關款項。
  陳老師說,旭日教育培訓中心由3名股東合伙創辦,收到的學費全部匯到股東之一蔡麗琴名下的賬戶。遲遲未領到工資,旭日教育培訓中心員工首先與負責發放工資的蔡麗琴聯繫,卻聯繫不上。隨後,員工們嘗試給旭日教育培訓中心法人代表萬鵬程打電話,無人接聽。
  不久,萬鵬程回覆短信告知員工:“學費被股東捲走了,工資你們自己想辦法。”
  “國慶前我們都沒把這個事告訴學生家長,但我們已經兩個月沒領工資,實在乾不下去了。”旭日教育培訓中心周老師說,經商議,10月4日,老師們決定以書面通知方式將事情告知在旭日教育培訓中心上課的近150學生的家長,老師“要出去找工作了,你們交的費用請通過法律手段追回”。
  汪小姐的孩子今年8歲,在旭日教育培訓中心報了每學期2700元的托管班。收到旭日教育培訓中心的通知時,汪小姐既憤怒又無奈。“6月份才交了新學期的費用,怎麼托管不到一個月就關門了?”
  陳老師介紹,旭日教育培訓中心接收4到12歲的學生,其中托管班、興趣班有120多人,新學期收取學費20餘萬元;學前班21人,每人每學年28000元,共計58.8萬元。“所有學生的新學期費用超過80萬元,全部交給蔡麗琴了。”
  家長自費運營學前班
  8日中午,記者在旭日教育培訓中心看到,雖然大門沒有鎖,但是裡面靜悄悄的。一樓活動區的玩具凌亂地散在地上,二樓的教室大部分都是空的,只有一間教室里有十幾個學前班的學生在吃午飯,五六個老師在維持秩序。
  負責托管班的戚老師告訴記者,因為沒有老師,中心已經不再接收托管班和興趣班的學生。不時前來咨詢的家長則被告知已停班。
  “但是學前班沒辦法停,停掉他們就沒學上了”,陳老師說,托管班和興趣班的教學時間都在課後,而學前班招收的是5歲到6歲的學前兒童,為全日制教學,“有一些學生是放棄了公立學校的學位來我們這裡上學前班的,如果突然停掉影響太大”。
  據瞭解,有部分家長自發籌集1萬元輓留5名學前班老師,繼續給學生授課,陳老師是其中之一。“但是,我們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陳老師說,校舍租期也將於本月15日到期,如果到時股東不續租,學生只能另謀出路。
  有家長表示,雖然自費也只能讓孩子繼續上一周的課,但可以用這幾天為孩子聯繫新的學校和追討學費。
  8日,記者多次嘗試通過電話聯繫萬鵬程和蔡麗琴,但兩人電話均關機。
  培訓中心無相關業務資質
  一家從2005年至今經營了9年的教育培訓中心,老闆為何突然帶著學費逃跑呢?
  旭日教育培訓中心的老師向記者透露,培訓中心創辦之初,地址是在僑景社區某小學對面,由於生源豐富,經營效益非常好。
  但是,去年5月份,培訓中心搬到了天河北路404號,也就是主幹道旁邊,經營狀況大不如前。“搬來之後平均每個月收入下降到14萬元,收入簡直是跳水”,陳老師說,新校舍每月租金11萬元,除去這部分剩下的錢連給老師發工資都不夠,中心已經很難經營下去,“所以老闆才會帶著錢走人吧”。
  同時,培訓中心的辦學資質也受到質疑。記者從北京東方金字塔兒童潛能教育連鎖機構官網看到,廣州旭日培訓中心是這一機構的加盟機構。
  8日上午,到旭日教育培訓中心瞭解情況的天河區教育局工作人員表示,這家金字塔兒童教育培訓機構只具備了開設少兒培訓教育的資質,而沒有資質開設這種具有“托兒”性質的全日制學前班。“托兒”機構不單單需要教育資格方面的審查,同時需要衛生健康要達到標準才能開班。家長在為孩子選擇此類學校時,應特別關註培訓機構是否具備相關資質。
  據瞭解,學生家長已向天河北林和派出所報案。
  (報料人:汪小姐 獎金50元)  (原標題:120多名托管生何去何從?)
創作者介紹

illustration

cv08cvrh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